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志愿者

搜 索:

【学生心声】孙墨缘

感想墨缘

  首先,被评为本年度优秀志愿者这一殊荣,令我受宠若惊。虽然自回国以来,我一直热心参与组织内的大小活动,但是实在是由于自身资质有限,能力平平,所以从来都算不上优秀的组织者和参与者,更怎敢奢望“优秀志愿者”这一称号?而我身边的很多师弟师妹们当中也不乏能力出众之辈,所以我认为能够侥幸得此称号一定是有赖各位协会老师们的提携和众朋友的抬爱。那么,我也就简要的介绍一下这些年我的志愿经历。

  我把我这些年干过的工作分为三类。其一,是培训工作;其二是联系人工作;其三,是这一年的接待家庭的工作。

  培训,我又称其为迎来送往。自打05年我从德国归来以后,除了高考那一年,其他几乎各种大大小小的选拔冬令营、临行前培训、归国后培训以及对来华学生的survival orientation camp等等我都尽量的参加。毕竟生在北京、长在首都,有这个机会,当然要为组织多付出一点,以报答组织的“养育之恩”嘛。虽然曾经派往德国的我现如今已经将我的德语全部还给德国的大好河山了,但是见到德国学生热情奔放的聊着天,我即使听不懂十之七八,也愿意凑过去掺和一下。毕竟太熟悉也太亲切了!记得最近的一次培训来华学生,我还是负责德国组。每个学生手中拿的单子上面写的“volunteers able to speak German……”会负责他们的培训。而我一开始就操着“地道的伦敦腔”开始了我的英语“演讲”……事后一个和我关系不错的德国学生和我开玩笑说,这个不对,应该改为 “volunteers who was able to speak German……”我们俩顿时放声大笑。

  作为归国学生,我很愿意和交流学生们来往,尽管他们经常不会把我当做“自己人”。但是和他们一起,经常能让我回想起曾经漂在异国他乡的滋味。这些年我先后负责过四个来京的交流学生。但是,事出巧合的是,他们都是女孩子。我向毛主席发誓,我绝对是无心的。但是这事一旦落到身上,就纵有千万张嘴也说不清了。他们中让我印象最多的,恰恰不是最用功、汉语无敌了的那几个孩子,而是问题最多、到最后也写不出一个汉字的美国女孩,Vivian。也可能是因为我当时的英语水平远高于德语水平,所以和她交流起来几乎无障碍的缘故吧。她在北京十一中学,先后换了三四个家庭。有一次干脆就是那个家不要她了,我去她家帮她拿行李,带她坐车到的临时家庭。当时她对我说,“墨缘,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了。”我很不屑的回答说,“你把我当成一个朋友,(而不是负责你的联系人)就好了。”她再也没说什么,但是一直到现在我们还在保持联系。(据说她现在又去了印度尼西亚进行了第二次交流……)

  作为接待家庭其实不是我一开始所想过的,确切的说,我一直觉得不可能。因为我的父母总跟我说,我们家现在经济条件不好,他们俩的身体也不好等等。所以就连有一年我当时的德国女朋友为了我,来华交流,他们都没有同意接待。但是今年,当我向妈咪提到了在潞河交换的泰国来的POP,遇到了问题,需要临时家庭的时候。她竟然说,“人家在国外不容易,不能让他对中国有负面的印象啊,算了,先在咱家凑合一段时间吧。”我当时就orz了!于是这个来自泰国的小帅哥就搬进了我们家,当时潞河外事办的老师都说,“你在外面上学,一个月都不回家一两次,这不就是给你父母找事吗。”我笑了笑没说什么,毕竟这也是为组织排忧解难嘛。而现在,本来是想作为临时家庭的我们却又不得不变成了正式家庭。原因有二,我不在家,父母慢慢把他当成了我的化身;还有就是他在我家住得很舒服,也不愿意换了。所以,也就这样了。我偶尔回的几次家都总把他带在身边,目的就是为了让他多了解中国年轻人的生活。

  曲曲千字难以表达出我这几年的志愿经历。再次感谢组织将这个荣誉给了我。祝AFS大家庭能够越来越壮大;CEAIE-AFS一定能像走出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中国共产党一样,走出自己与众不同的成功之路!

关闭窗口